beplay官网 > 人物 > 因而谢烟客无论怎么利诱都无法使石破天求他,但是还是输给在海潮中修炼内力的杨过

因而谢烟客无论怎么利诱都无法使石破天求他,但是还是输给在海潮中修炼内力的杨过

发布时间:2020-04-22 06:19    浏览次数:

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武艺高强,精通「太极剑法」。是少林方丈方证大师的重要伙伴。

金庸武侠世界里,武功招式要想提高威力,内功必须要十分精湛,而在他内功又分为阳刚、阴柔两类,其中阳刚类内功刚猛霸道,破坏力极强。相比之下阴柔类的内功在破坏力之道上略低与阳刚类的内功。我么今日就来论一论那些极具破坏力的高手,一个个都堪比挖掘机!

石破天,是金庸小说《侠客行》的男主角,原本为一个小乞丐,为人忠厚老实,性情温和,天赋极高,记性极好。在误打误撞情况下,参透「侠客岛」上惊天动地的武功秘诀《太玄经》图谱。

他和令狐冲对决时看出令狐冲的剑法是风清扬传授的绝学「独孤九剑」,除了「独孤九剑」外,他在令狐冲攻击他的破绽时,发现令狐冲懂得「吸星大法」。

伍、乔峰。

梅芳姑因恨石清移情别恋,因而抢走刚出生的石中坚(即后来的石破天)。石破天被带至熊耳山,经常遭到梅芳姑打骂。梅芳姑叫他做“狗杂种”,他便以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石破天从小学会了砍柴、做饭等种种家务,却大字不识一个,于世事、人心更是一无所知。一天梅芳姑忽然不见了,石破天自小相伴的那条叫“阿黄”的狗也不见了,便出去到处寻找,结果人和狗都没找着,自己却迷了路。

冲虚道长是任我行在少林寺宣称最佩服的三个半人之中的半个。

在《天龙八部》中,乔峰给人的感觉就是粗矿豪迈。出招刚猛无比,在聚贤庄中一人独斗一大群武林好手,武功纯属阳刚一道;在少室山下,一掌【降龙廿八掌】逼退丁春秋,掌风霸道无人可挡,逼得慕容复、丁春秋、庄聚贤到只有不断躲闪的地步,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活生生就如同一辆坦克开在兵众之间。怎奈乔峰内力不算绝顶,后继无力,无法打持久战,因此只能排在第五。

当石破天来到一个叫侯监集的小镇上时,适逢许多武林人物为一枚“玄铁令”大动干戈,他是个小乞儿的样子,谁也没注意,却因为饥饿太甚,捡了个混战中撒落在地的烧饼吃,意外地得到了“玄铁令”。正在众人发现,各各威逼利诱之时,玄铁令的主人“摩天居士”谢烟客适时赶到,将玄铁令夺回 。

比剑法应是冲虚道长强,内力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除了少林的《易筋经》化解法,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解的,所以说冲虚和任我行打,任我行应略胜一筹,但他杀不了冲虚。

肆、金轮法王。

谢烟客怕众人教唆石破天干不利与他的事,因而将石破天连令带人一起携走。因为梅芳姑的教育从不求人,因而谢烟客无论怎么利诱都无法使石破天求他 [2] 。

太极剑法,身子缓缓右转,左手持剑向上提起,剑身横於胸前,左右双掌掌心相对,如抱圆球,他【长剑未 出,已然蓄势无穷】

后期修炼《龙象般若功》至第十层,这门神功属密宗里至高无上的护法神功,共分十三层,其外功掌力强悍凶劲,具有十龙十象的巨力,每一招都重有千斤之力,威力无比。在他与周伯通对敌时,其拳头上的力道连周伯通都大吃一惊,不敢硬接。每一拳都有千斤之力,两人拳锋尚未相触,已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微爆裂之声。这样的力道实在太过可怕,但是还是输给在海潮中修炼内力的杨过。

谢烟客无奈只好带他回自己隐居的摩天崖,途中石破天遇见几个武林人物围攻一个叫大悲老人的老头,便挺身而出,虽然没救成大悲老人,却在他临死之前做了大悲老人的朋友,得了他一套载有武功的泥人。到了摩天崖,谢烟客传授石破天两种极阴、极阳的内功,想让他走火入魔而死,以绝后患 。

【左手剑缓缓向前划出,成一弧形,一股森森寒气,直逼过来】

叁、张无忌。

石破天长到十八九岁时,修炼武功时经脉相互激烈冲撞而至昏迷,恰逢长乐帮众人误以为石破天是他们的帮主,将他劫回帮中。帮中的医道高手“着手成春”贝海石将石破天救活,反而成就了他“阴阳合一”的无上内功。贝海石等人知道“狗杂种”不是真的石破天,但因他长相与石中玉酷似,当初石中玉偶遇长乐帮,因长乐帮上下无人出任帮主接受赏善罚恶令赴侠客岛送死,于是拱他出任长乐帮帮主还给他改名叫石破天,石中玉不久也明白长乐帮的用意,于是逃离长乐帮总舵沦为乞丐。人算不如天算石中玉又被长乐帮西北分舵抓住了。贝海石命令西北分舵马上把石中玉押解到长乐帮总舵。没想到石中玉又耍诡计逃走了军师贝海石无奈,石中玉逃回玄素庄没想到被梅芳姑截走谁想到贝海石却说帮主已经回到了长乐帮还说帮主这次只是受了点惊吓等身体康复就会来料理帮内大事为了恭贺帮主回来帮主决定遍撒绿林贴广招天下所有的英雄豪杰相聚长乐帮特别是石清夫妇鬼祟你们俩个人去请石清夫妇鬼祟二人来到了玄素庄石清说你二人是谁鬼说我二人是到长乐帮的差役奉帮主之命特请二位去长乐帮的石清说这么说你们帮主回长乐帮鬼说那是那是闵柔说是玉儿祟祟说帮主吩咐请二位老人家越快越好闵柔说我们这就上路贝海石说“真是稀客敝帮能有黑白正直双侠光临真是三生有幸。石清说贝先生我石清今日造访贵帮只是想见我的玉儿。

【剑上有股绵劲;剑劲连绵,护住全身,竟无半分空隙】

张无忌因缘巧合之下练成了举世无双的内功心法《九阳神功》,后又在布袋之中突破玄关,至此神功大成,但是力道还是太弱,连石门都推不开,后来他练了【乾坤大挪移】之后,力量大增,轻轻松松就推开了石门。小昭腿上的铁链是取自天外的陨石锻炼而成,张无忌拉住她双手之间的铁链,运劲分拉,铁链竟然渐渐延长,却不断开。他又转身去试两块万斤的石头,两块巨石被他推得微微撼动。可见此时他的力道已经十分强大了。再看他与华山二老过招,单手托着二三百斤重的石头与其过招,其力量之猛真是不可想象。

贝海石说不忙不忙二位请鬼说祟祟今天的事有点不对祟祟说我也感觉有点不对鬼说你说帮主的爹娘来了帮主竟然没出来迎接祟祟说你这就外行了吧这叫大尾巴狼玩深沉你想啊帮主统领数万弟兄八面威风他能掉这个价吗鬼说也是帮主他妈可够年轻的祟祟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是帮主他妈要是让帮主知道了非得让你上刑石台石清说贝先生既然我的玉儿已经回帮那就请让我把他带走吧贝海石说不错令郎是本帮帮主我们大家推选的他年轻老成德高望重才智过人武艺超群实在是难得的人才。石清说贝先生真是高抬犬子了贝先生主持长乐帮日理万机几年的时间就把长乐帮变成江湖上人人尽知的泱泱大帮真是可喜可贺不过我的玉儿年轻的很肩太嫩担当不起如此重任你还是让我把他带走吧。贝海石说“贝某暴病多年石庄主真是高抬我了二位大侠贝某备了些水酒便菜不知二位肯不肯赏光接孩子回家的事我们还可以再商量是不是石清说好那我们就打扰了。

那老者剑招未曾使老,已然圈转。突然之间,令狐冲眼前【出现了几个白色光圈,大圈小圈,正圈斜圈,闪烁不已】。他眼睛一花,当即回剑向对方剑圈斜攻。当的一响,双剑再交,令狐冲只感手臂一阵酸麻。

贰、石破天。

鬼说你说帮主的父母来了他怎么不见呢祟祟说要你怎么说有高人三人行必有我师鬼说“你说帮主怎么能这么做啊祟祟说还不是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鬼说帮主行事总是不合规矩祟祟说要不人家怎么当帮主鬼说我明白了咱们做事循规蹈矩所以做不了帮主这不循规蹈矩的人才能做帮主贝海石说长乐帮虽然不是武林至尊却还可以和雪山派抗衡眼下雪山派正在缉拿帮主这中间又有不三不四在中间搅扰难道二位大侠能确保帮主平安无恙吗石清说当然能有我石清在世上就有公理在。贝海石说什么公理呀?石清说我石清不是沽名钓誉之徒石破天本是石中玉他既然违犯了雪山派的门规犯下罪错我夫妻也应该先带他去凌霄城听从发落倘若侥幸生还我会亲自把他带到贵帮的闵柔说我们夫妻说话何时又不算数了近一年我们走遍天涯就是为了要找到我儿中玉既然你们迎他回归这也是有缘分了。石清说贝先生我们是不是贝海石说帮主在上风雨台休息我们做属下的实在不敢去打扰闵柔说我们何时才能见到玉儿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祟祟说贝先生帮主醒了请你去风雨台议事贝海石说你马上去告诉帮主石庄主夫妻已经到二位大侠咱们现在就一起去风雨台见帮主吧

【剑上所幻的光圈越来越多,过不多时,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光圈一个未消,另一个再生,长剑虽使得极快,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足见这时剑劲之柔韧已达於化境】。令狐冲已瞧不出他剑法中的空隙,只觉似有那【千百柄长剑护住了他全身】。老者【纯采守势,端的是绝无破绽】。

练成【太玄经神功】的石破天与龙、木二岛主过招,三人的掌力将石壁给震酥了。但是许多读者朋友都说石破天一个人干翻了一座岛,这就和奇怪了,毕竟原文中没有写到过,但是以石破天的实力和名声来讲该排在第二。

石清说贝先生请带路贝海石说二位稍等属下贝海石拜见帮主闵柔说他们帮里的规矩这么多贝海石说二位请闵柔说玉儿玉儿我们可石清闵柔夫妻掉进了监狱闵柔说“你们帮主我的玉儿决不会饶过你们的。贝海石说闵大侠在下也是有苦难言敝人正是奉了帮主之命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见石清闵柔夫妻你们俩个要严加防范石清闵柔夫妻绝不能放走石清闵柔夫妻明白吗。”鬼说“属下有些不明白。”贝海石说“你讲。”鬼说“你说你把石清闵柔夫妻扣押起来帮主他还能回来吗?”贝海石说“帮主是个大孝子我们扣住石清闵柔夫妻就是为了要请帮主回来江湖上十年一次的劫难日益临近你们说帮主不在我们能抵挡得住吗。”祟祟说“不能。”贝海石又接着说“鬼祟听着传令遍撒绿林贴让天下所有的门派都知道石清闵柔夫妻已经到了我们长乐帮。祟祟说“贝先生万一帮主一辈子不回来我们是不是要供奉石清闵柔夫妻一辈子。贝海石说“我再说一遍你们俩个要严加防范石清闵柔夫妻绝不能放走石清闵柔夫妻石清闵柔夫妻万一有个闪失别怪我贝某。石清说道石清啊石清你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今天怎么就翻在小河沟。”闵柔说“清哥都是我不好这些年我思儿心切还把你拖累成这样。石清说闵妹你也不必自责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石清何尝不是思儿心切。闵柔说玉儿就算再糊涂也不至于把我们扣在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了这样自从在水磨坊见到玉儿后我的心都快碎了。侍剑来监狱送饭,闵柔说姑娘告诉你们帮主他的父母石清闵柔夫妻到了长乐帮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把话带给你们帮主。祟祟说“我倒是可以给你送信那得需要些黄的。鬼说这年头说话的时候响当当。祟祟说“给钱的时候就都打焉了。闵柔说“我求求你们把石清放下来时间长了血脉不通他会变成残废我求你们。鬼说这就叫是龙你得盘着是凤你得卧着要放他那得等到铁树开花。祟祟说你看闵大侠这棵老铁树不是已经开花了吗。侍剑去了贝海石的房间看见贝海石睡着了就拿走贝海石的扇子谁知贝海石突然醒过来了贝海石说这扇子侍剑说刚刚贝先生睡着了我怕这扇子掉在地上我给你送到书房去贝海石说给我吧侍剑说贝先生我给你沏壶茶吧贝海石说这些日子辛苦你啦早点回去休息吧侍剑说我觉得不太舒服贝海石说来孩子我给你把把脉心火上升夜不能寐不要紧回头我给你开方子侍剑说我现在觉得头痛得厉害心里发慌贝海石说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些我过去配制的丸药我去给你拿一下侍剑趁着贝海石在药柜里找药把扇子拿走了来到监狱说贝海石要放了石清闵柔夫妻。鬼说这不对呀贝先生怎么又中途改变主意了。侍剑说我怎么知道。祟祟说是啊侍剑姐姐贝先生那可是深不可测。”鬼说“这不对呀放走了石清闵柔夫妻二人帮主什么时候能回来呀。祟祟说是呀我得去问问贝先生。”侍剑说“难道你们连贝先生的命令都不听了。祟祟正要打开镣铐。鬼说“等等我总感觉这件事有蹊跷贝先生还说什么了。”侍剑说“贝先生说石清闵柔夫妻二人知道帮主的下落放了石清闵柔夫妻帮主自然就会回来这叫引蛇出洞。”祟祟说“引蛇出洞有石清闵柔夫妻二人帮主都没回来若放了帮主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侍剑说贝先生运筹帷幄难道帮内有什么大事都得让你们知道不成好你们不放石清闵柔夫妻是吧我这就告诉贝先生。鬼说别我们放就是了。侍剑又送他们到了城外里说“石大侠其实帮主根本就没有回帮中我已经把马给偷了你们看翻过前面那坐山就到江边。说完侍剑就回去了在路上遇见了鬼祟。鬼说你把我们俩都耍了侍剑你可真会吃里扒外呀你盗走了贝先生的扇子放跑了石清闵柔夫妻。祟祟说说你把石清闵柔夫妻藏哪了。侍剑说石清闵柔夫妻已经过江了这个时候贝海石赶来了把扇子给拿回去了说道真想不到你你从小失去父母我苦苦把你抚养了十几年你就这们对待我。侍剑说贝先生我也是为了你好啊你想那石清闵柔夫妻真有个什么闪失我怕帮主回来不好交待呀。贝海石说那你就不怕我吗真是越亲近的人越难防侍剑你太让我失望了。侍剑说“那我这就去死。贝海石说那好我成全了你。侍剑说贝先生不用劳你大驾你常告诉我士为知已者死为了帮主我甘愿。侍剑准备服毒自尽贝海石抢下毒药说若不念在我抚养你十几年的份上。最后贝海石决定把侍剑赶出长乐帮。

可是【这座剑锋所组成的堡垒却能移动,千百个光圈犹如浪潮一般,缓缓涌来】。那老者并非一招一招的相攻,而是【以数十招剑法混成的守势,同时化为攻势。】眼前这位前辈的【剑法圆转如意,竟无半分破绽】,可是我瞧不出破绽,未必便真无破绽,只是我瞧不出而已。」

壹、杨过。

只得找了忠厚老实但相貌酷似石中玉的狗杂种来因此故意将错就错,让他冒名顶替,以替他们消解即将到来的灾难,贝海石在他昏迷时用手术弄上去肩上的疤痕。

TOP